Hush-A-Bye

*收录于轰出only场刊《ECHO》,解禁放出全文

*原文名叫《whis that you were here》,其实只是为了切合合志主题,这个标题更适合一些

*AU


从他所居住的小屋到长湖附近,来回约莫一小时的路程。

这还得碰上风和日丽、事事顺利的好日子,更多的时候,总有那么些小小的意外缠上他——作为黑森林守林人,绿谷一直与好运气没什么缘分:种下的南瓜刚成熟不久,便被夜袭的野猪拱烂了;醋栗在采摘的前一天被冰雹击落在地,只留下一地烂果子,散发着未酿熟的葡萄酒气息。用当地人的话说,这大概就是黑森林的诅咒。索性绿谷不用...

2018-09-11

“当我倾听在晚风中沙沙作响的树木时,对流浪的眷念撕着我的心。你如果静静地、久久地倾听,对流浪的眷念也会显示出它的核心和含义,它不是从表面上看去那样,是一种要逃离痛苦的愿望。它是对家乡的思念,对母亲、对新的生活的譬喻的思念。它领你回家。每条道路都是回家的路,每一步都是诞生,每一步都是死亡,每一座坟墓都是母亲。”

2018-09-07

Summertime Sadness

从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眺望,远处的山峦已经消失不见了,云是下雨的颜色,空气湿闷地卡在胸口,我有时习惯口呼吸,每当此时都接不上气,觉得无法呼吸,于是只能起身,吸气,再用力地吸一口,直到心脏发痛,却还是感觉在溺水那样的抓不住一丝空气。

就像是这个结束的夏天让我想到的全部。不论是正午高悬的太阳,被炙烤灼热的风,永远失去的人,没来得及珍惜或是已经错失的一切,都被竭尽全力的耗尽了。从工作里抬头的时候,外面已经风雨大作,新闻告诉我台风边缘正在经过。燥热的空气被浇灭了,开着冷气的办公室罕见的让我觉得冷,这让我又找回一点呼吸的自由,从肺底穿过的空气凉嗖嗖的,我走到窗边,将胳膊探出去,感受风携夹着雨拍打在皮肤上,从这...

2018-08-26

美しき丽しき日々

美しき丽しき日々


*是收录于去年的合志《一课一恋》的短篇,解禁了可以放出来啦

*七夕快乐

*warning:年龄操作,AU


1.


作为樱川幼儿园的老师,绿谷知道午休时间意味着片刻的安宁与惬意,闹腾了整个上午的孩子们根本抵抗不了来势汹汹的睡意,躺在床上睡得姿势各异,满脸口水印子。他最享受这一时刻,没有在走廊疯跑,或者企图拆卸实验室小型人体模型的小崽子,也没有扯头发,尖叫,和四处乱抹的口水。绿谷所要做的就是每隔个半小时进房间巡视一番,把那些露在被子外的肉乎乎的脚塞回去、将半挂在床上的小孩儿放正。这时候,不论是多会折磨人的小恶...

2018-08-17

安非他命(十四)

*完售感谢!

*完结章+尾声
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3.5


14.


轰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晨光中醒来。绿谷不在身边,通往庭院的门敞开,鸟鸣啁啾,空气含香。

“绿谷?”

他在庭院里绕了一圈,远远看见绿谷正和旅馆的女主人交谈。院子里种着许多植物,梨树,番石榴,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花。梨树正值花期,柔嫩新叶在阳光下闪烁,风抚摸一簇簇花瓣,淡薄云烟随枝桠摇晃。女主人鬓...

2018-07-07

牙仙

*有一点失败

*有一点R


  1.


“难得的公休假嘛,既然明天也不用上班的话,那要不就去续摊继续喝?”

“我赞同松岛前辈!”

“小川君那边呢?”

“诶,我也没有问题哦。”

“绿谷君呢?要和我们一起去吗?”

被喊到名字的人像是愣了几秒,随即摇摇头,声音里带着歉意:“抱歉,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
还是从酒吧逃出来了。门在身后阖上,将喧闹和欢笑拦在身后,他走在六本木深夜的街头,搓手,呵出一团白气。徐徐降临在夜幕上的星星,遮挡月亮的云被风扯成一缕缕,感到酒精让他浑身发热,冒出一颗一颗醉醺醺的小气泡。凉风拍打在...

2018-06-28

余震

余震


*原著向

*有一点R

*给我的糖 @焦糖果冻 要给你很多爱


他们穿过森林。不久前的阴霾已不再,云销雨霁,半透明的天空边缘挂着朦胧的太阳。滴水的树干被照得雪亮,泥土松软,湿润,空气微光闪烁,饱含水汽。“你看见了吗?”切岛说。他们蹲在一束生长茂盛的草从后面,半人高的叶片柔韧结实的将他们掩藏。光影被半空中的枝桠拦腰截断,斑驳地游移。轰抬高下巴,聚精会神地凝视前方。写有分数的目标物就悬在前方的空地上,大大方方,没有一丝遮拦。


“这里一定有陷阱。”轰说。锯齿状的草叶擦过他发痒的脖子,汗水沿着背脊往下淌。鞋...

2018-06-14

Eyes Wide Shut

Eyes Wide Shut


*《银翼杀手》paro


omne quod est in mundo, concupiscentia carnis, et concupiscentia oculorum est, et superbia vitae: quae non est ex patre, sed ex mundo est.

凡世界上的事,就像肉体的情 yu、眼目的情 yu,并今生的骄傲,都不是从父来的,乃是从世界来的。...



2018-05-09

安非他命 (13.5)

安非他命


*其实就是13章,补完上次没写完的车


13.


他们站在曾经的教室楼下,没有进去,只是远远地看着,曾经稚嫩年轻的树木长高长粗,已经成为参天大树,花期如约而至,每年都是如此。


“现在想想,时间也过得很快。”绿谷将身子摊平,躺在旅馆的榻榻米上,他像是累坏了,参观完曾经的学校又让他兴致勃勃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落地窗敞开,清凉的微风一阵阵,庭院里是徐徐降落的黑夜,星星就从漆黑夜幕里泅出。


“我去拿浴衣进来。”轰对他说,绿谷懒懒地晃动脚丫算是回应。“可别在地上睡着。”


也不知道...

2018-04-17
1 / 5

© Bitter Sweeten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