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Thousand Splendid Suns

A Thousand Splendid Suns

灿烂千阳


*有一定主观解读,感到不适请右上退出


奥德修斯在历经他长久的漂泊时曾游历阴间地府,在那里他看见那些死去已久的英雄们的阴魂:坦塔罗斯将无止境的忍受焦渴和饥饿,即便身浸水中,丰硕果实看似唾手可得;俄里翁仍执棒追逐他身边狮子和山豹的阴魂。他也看见西西弗斯——人间最足智多谋之人,科林斯的建立者,在推一块巨石上山,精疲力竭,大汗淋漓,头上尘土飞扬如云雾一样,每当他将要把巨石推上山顶,巨石又从上头滚下,他只得日复一日重复这样的举动,永无解脱。*


悲剧自古以来被推崇...

2018-08-19

美しき丽しき日々

美しき丽しき日々


*是收录于去年的合志《一课一恋》的短篇,解禁了可以放出来啦

*七夕快乐

*warning:年龄操作,AU


1.


作为樱川幼儿园的老师,绿谷知道午休时间意味着片刻的安宁与惬意,闹腾了整个上午的孩子们根本抵抗不了来势汹汹的睡意,躺在床上睡得姿势各异,满脸口水印子。他最享受这一时刻,没有在走廊疯跑,或者企图拆卸实验室小型人体模型的小崽子,也没有扯头发,尖叫,和四处乱抹的口水。绿谷所要做的就是每隔个半小时进房间巡视一番,把那些露在被子外的肉乎乎的脚塞回去、将半挂在床上的小孩儿放正。这时候,不论是多会折磨人的小恶...

2018-08-17

安非他命(十四)

*完售感谢!

*完结章+尾声
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3.5


14.


轰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晨光中醒来。绿谷不在身边,通往庭院的门敞开,鸟鸣啁啾,空气含香。

“绿谷?”

他在庭院里绕了一圈,远远看见绿谷正和旅馆的女主人交谈。院子里种着许多植物,梨树,番石榴,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花。梨树正值花期,柔嫩新叶在阳光下闪烁,风抚摸一簇簇花瓣,淡薄云烟随枝桠摇晃。女主人鬓...

2018-07-07

牙仙

*有一点失败

*有一点R


  1.


“难得的公休假嘛,既然明天也不用上班的话,那要不就去续摊继续喝?”

“我赞同松岛前辈!”

“小川君那边呢?”

“诶,我也没有问题哦。”

“绿谷君呢?要和我们一起去吗?”

被喊到名字的人像是愣了几秒,随即摇摇头,声音里带着歉意:“抱歉,我就不去了吧。”


还是从酒吧逃出来了。门在身后阖上,将喧闹和欢笑拦在身后,他走在六本木深夜的街头,搓手,呵出一团白气。徐徐降临在夜幕上的星星,遮挡月亮的云被风扯成一缕缕,感到酒精让他浑身发热,冒出一颗一颗醉醺醺的小气泡。凉风拍打在...

2018-06-28

余震

余震


*原著向

*有一点R

*给我的糖 @焦糖果冻 è¦ç»™ä½ å¾ˆå¤šçˆ±


他们穿过森林。不久前的阴霾已不再,云销雨霁,半透明的天空边缘挂着朦胧的太阳。滴水的树干被照得雪亮,泥土松软,湿润,空气微光闪烁,饱含水汽。“你看见了吗?”切岛说。他们蹲在一束生长茂盛的草从后面,半人高的叶片柔韧结实的将他们掩藏。光影被半空中的枝桠拦腰截断,斑驳地游移。轰抬高下巴,聚精会神地凝视前方。写有分数的目标物就悬在前方的空地上,大大方方,没有一丝遮拦。


“这里一定有陷阱。”轰说。锯齿状的草叶擦过他发痒的脖子,汗水沿着背脊往下淌。鞋...

2018-06-14

安非他命 (13.5)

安非他命


*其实就是13章,补完上次没写完的车


13.


他们站在曾经的教室楼下,没有进去,只是远远地看着,曾经稚嫩年轻的树木长高长粗,已经成为参天大树,花期如约而至,每年都是如此。


“现在想想,时间也过得很快。”绿谷将身子摊平,躺在旅馆的榻榻米上,他像是累坏了,参观完曾经的学校又让他兴致勃勃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落地窗敞开,清凉的微风一阵阵,庭院里是徐徐降落的黑夜,星星就从漆黑夜幕里泅出。


“我去拿浴衣进来。”轰对他说,绿谷懒懒地晃动脚丫算是回应。“可别在地上睡着。”


也不知道...

2018-04-17

安非他命(十三)

安非他命


*ABO

*还没咕咕咕(


13.


“去游乐园怎么样?”绿谷说,轰从沉思中惊醒,还没说话,提议者倒是先摇头否决:“唔……不好,高中的时候就和大家一起去过好多次了。”


“没有关系,我们正好很久没回来,我不介意再去一次。”轰说,趴在小桌上一筹莫展的人将脸颊的一边抬起,“可是,人一定特别多吧。”


“人多也没什么吧。”


绿谷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,他慌慌张张地用余光瞧着轰,轰意识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。...


2018-04-14

安非他命(十二)

安非他命


*ABO

*AU

*磨磨蹭蹭地拖(逃避连载)了好久……终于能说完结倒计时了,不会咕咕咕的(


12.


“……就是这样,现在我该怎么做。”


他和轰冬美坐在咖啡馆,午后的太阳摇摇晃晃,藏进一片厚重洁白的云层后。店里弥漫着黄油和咖啡的芬芳,空气被晒得热乎乎,令人困乏,昏昏欲睡。服务员端来两杯冰镇果汁,冰块和柠檬片在水面清脆碰撞。他姐姐将杯子捂在手心,那些冰块在个性的作用下不会融化,可爱地晃来晃去,叮当作响。


“你要约出久君出来吗?”他姐姐看过来的目光审视又...

2018-02-28

安非他命(十一)

安非他命


*ABO

*AU

*假结婚


11.


轰没有再说话。他听到电话那头绿谷的呼吸,條然紧绷,急促,像一根随时都会断裂的线。


他千头万绪,纷至沓来,他的目光透过浓稠夜色,透过幽静蒸腾的白色雾气,四周具静,只有另一人的窃窃回音。


他想说:我刚刚遭遇了车祸。


可自性别分划后,他们就不再对彼此坦率一切。轰从未感觉他们已经堕落的这样远。他喉结滑动,精疲力竭,劫后余生的脱力感姗姗来迟。...


2018-02-04
1 / 3 ▲

© ã— ろ も も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