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釉

=紅
小號,囤松用

本子的打样^^
114合志,参加七月二日的魔都松O
摊位为23-24【智障事变】
——————刊物信息——————
名:《内部电流114微安》
原作:《おそ松さん》
cp:114
价格:45r
开本:A5
页数:140p
staff

主催:Hotaru
文阵(排名不分先后):
《燈と夏の恋 》雪域
《那日他握住了死亡的手》 Hotaru
《皆大欢喜》 赤樊
《向阳 》echoeater
《与阔别已久的遇难者畅游午后花海》 不苦荼

图阵
封面:鲸鱼
内插:
岩菌
十四松的腿

g :
松野炖冻包
久松叶和

特典:
小红帽pa吧唧x1 by久松叶和
预售前二十,场贩前十免费获得
每本附赠明信片若干

试阅片段。
死神一松x人类十四

本子链接在介里http://m.weibo.cn/1849982985/3972930176016649?sourceType=sms&from=1064095010&wm=9847_0002

人男简直是艾欧泽亚大陆上的珍稀食材。
人男的肉体真的好好。
想看龙男大搞人男,最好是召唤/龙骑龙男怒艹黑魔人男
别问我为什么想搞这个设定,反正女旁友看不见【。

【一十四】Orbited

#数字松#一发脑洞。片段灭蚊
Orbited

1.

我从沙地里将十四松捞起来。最后一点余晖隐去了,脚下地面腾腾热气也飞走了,世界骤然冷却,只剩下路边低矮灌木里头的虫忘乎所以地鸣叫。十四松还穿着他的制服,原本挺立的领口奄奄地塌下去,他就像刚从战场里逃生,可事实上,在一秒钟前,他还窝在这堆用双手孜孜不倦地刨出的沙子里,就像埋在一只沙塑的棺木中。

我没说话,也无话可说,只是一蹙眉,十四松脸上原本漾着的天真笑容就畏缩了,像受惊的刺猬,簌簌抖动身上无坚不摧的铠甲。他的嘴脸似弯非弯,那样子瞧起来简直比哭还蠢,就好像刚刚从这沙棺里被刨出来的人不是他而是我一般。

“一松哥哥。”他抽抽鼻翼,从落满沙尘的睫...

【おそカラ】Crush chap6 上

Crush

 

 

 

*おそカラ

 

6.-上-

 

  “就像我为他坠落,并且知道自己之所以没有坠落得更深,只是因为他对我手下留情 ”#

 

*

 

  小松当晚向他玩机车的朋友借了辆哈雷去接Miss.V,落日的余热在天边烧出一片红绸,一帘灰蒙蒙的夜幕徐徐落下身子,夜风飒飒,折煞出阵阵初夏撩人的热浪。Miss.V让机车骑士候了拿捏妥当的几分钟,才踩着落日的余温走出来,她今日披散一头黑发,一反平日髻发的端庄模样,当她风姿绰约地来到他跟前,小松向她的方...

本来我局的我撑不过今晚了
然后我抬头看到了达米安。
活着真好

好无聊啊那么来做个文风一览表吧

从2012.9月至2016.4月的写作风格一览

Written by 鬼火蛍子


2012.9月开始的第一篇连载/cp1827/原作《家庭教师》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A Thousand BeautifulThings


这不对、很不对。 
纲吉想,茫然的用笔在课本上画着线条。文学课,狱寺正略显无聊地伏在课桌上,无精打采的听教授枯燥无味的分析《呼啸山庄》。 

……希斯克利夫、伊莎贝拉或是凯瑟琳…他苍白的手指划过讲义上角色的名字,一股令人心神不宁的焦虑正恼人的攒动他的神经。他的心思较一般男性...

【一十四】日久天长

日久天长


*一十四


神说,要有光,于是就有了光。


*


午后约莫三四点,风声开始大作,将玻璃窗晃得那样响,似有好几个十四松沿着窗户跳踢踏舞,外头的云也开始聚拢了,阴郁地挤成一剁,几片可怜的树叶也被风卷上天空,挂在阴测测的穹顶上头,那般耀武扬威的,硬是挤出一份穷途末路的气氛。一松稍仰头,挨在窗边拔地而生的树正发抖,那杵笔直的,直愣愣刺向天空的树杈似乎真的给天开了道口,伴着敲在树叶上的一滴雨,他像只猫般瑟缩了。...

【おそカラ】 Crush chap5

 Crush


*学pa,私设如山,请务必当做架空来看

*おそカラ


5.


  后来,小松想,从空松放弃话剧部,到他修葺那把老旧的吉他,因果缘由或许并非他想的那般单纯。凡是都得有个从沉默至爆发的过程,从他做出退部决定的那一刻之前,窸窣窜动的火星就已经沿着导火线雀跃燃烧了。


  印象中,淡薄寡味,浅得同搁在阴天隐蔽的太阳那般的影子,在或许很多,很多个同样寡淡的夜里,小松曾多次看见过空松写话剧部的剧本。在糅杂倦意的哈欠里,他抬起水光氤氲的眼睛,桌上台灯光线...

【おそカラ】Crush chap4

Crush


*学pa,私设如山,请务必当做架空来看

*おそカラ


4.


他跨进房门时,厨房里正传来洗碗的哗哗声。他前脚尖刚掠过门坎,松代就走出来了,双手湿漉漉的,在围裙上擦了擦,小松半垂着脸想从她身边挤过去,松代却伸手捏住他的手腕,冰冷的手指捻着新鲜的湿气。


“你的脸怎么了?”她惊呼,小小的一声,她用两只手腕捧着他的脸,直至灯光将他的面颊整个拢起,他的右脸发肿,惨白的灯光下,这道伤口狰狞成足以令任何一个母亲倒吸凉气的模样。小松艰难地扭过头,在松代的触碰下疼得龇起牙。“没事儿,妈妈。”他嘟囔着,扭身试...

1 / 4

© 紅釉 | Powered by LOFTER